左手鸿蒙,右手孔鹏,华为为什么总是选择最硬的骨头吃呢?
浏览:24 时间:2024-5-31

在刚刚结束的2020华为开发者大会上,以“鹏鹏鹏开放欧拉”为代表的IT基础设施和产业应用生态系统(鹏计算产业生态)成为华为在会议上推荐的重点。

华为一再表示,采用ARM体系结构的鹏比x86体系结构更适合运化趋势,但不可否认的是,近半年来生态建设也取得了非常大的进展。华为鹏计算产业生态的道路将仍然不平坦。

如果鹏是华为对B端计算产业的部署,让我们再回顾一下华为对C端智能物联合产业的部署。与“鹏鹏openEuler”一样,华为采用了“长颈鹿芯片鸿蒙OS”的组合,也是只有勇者和强者才能选择的路径。(大卫亚设,勇敢)。

只能好奇华为为什么总是啃最硬的骨头。

第一,鸿蒙和鹏鹏,似乎不得不应对的生态布局,其实也有内生需求

据悉,鸿蒙OS是华为在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背景下不得不推出的“备胎”,当初应对Andriod封锁,认为这是华为临时开发的手机操作系统,后来鸿蒙生态布局逐渐明确,外界意识到,华为已经着手鸿蒙很久了,其部署也变得更加庞大,其目标还没有看到。

鹏鹏的出现与鸿蒙一样,肩负着“自律控制和产业安全”方面的任务,这可以看作是鹏生态面临的外部压力。从产业发展趋势和竞争格局来看,ARM采用Ip销售的商业模式,因此基本上避免了x86隐藏的专利和供应链风险,同时,基于ARM体系结构的芯片更适合高并发性。

此外,随着云、边缘、端集成和协作的计算越来越强调,如果边缘、端发生更多计算,则需要在服务器上提供密度、功耗和低延迟的计算能力,这一点与x86体系结构芯片相比非常有利。华为公布的数据显示,以ARM体系结构为基础的鹏自云、丹东型以来,性能可以提高40%。

当然,更重要的是,根据IDC数据,计算产业的巨大市长/市场容量,到2023年,全球计算产业投资空间为1.14万亿美元,中国计算产业投资空间为1043亿美元,接近全球10%。

资料来源:I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