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放过春天夜晚的蝶泳效果
浏览:19 时间:2024-2-2

“几乎一夜之间,各行各业的人都认为支付宝系统将被微信红包完全超越.真是太神奇了!“珍珠港偷袭”的策划和执行都很完美。好在春节过得很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马云(2014年1月29日)

|01春晚:变量X

2014年春节,从除夕到初八,微信红包新增用户800万,在亲朋好友间传阅红包超过4000万个。

当时,微信支付诞生还不到半年。借着春节的东风,迅速打开了活跃度、认知度、基础用户等多个维度的局面。它完成了支付宝花了10年时间一夜之间完成的工作,并被纳入经典商业案例。

2015年,经过一年多的积累和发展,微信支付更进一步,正式开启了互联网营销史,这可能是人类营销史上最强的核武器,——春晚。

如果说第一年的春节红包只是在“五环”的年轻人和用户中大获成功,那么今年的春晚合作,微信支付可以说是正式“出圈”,坐稳了继支付宝之后的第二个全国支付应用

除夕三点,微信正式发布除夕数据。当日收发微信红包总数达10.1亿。大年初一上午20:00-0:48,微信抖音互动总数达到110亿,互动高峰出现在22: 34,达到8.1亿次/分钟。

惊人的巨大流量和“品牌带货”的超强实力,让春晚红包成为互联网商业界不可忽视的“变量X”。

在随后的三年里,阿里重兵防守,两次与春晚达成合作,最终守住了付费河湖两大强势格局;

2019年,百度寻求中兴,力推信息流业务,试图补上移动互联网的晚票;

2020年,短视频全面爆发。迫于压力,快手不再属于佛教,喊出了3亿DAU的目标,拿到了当年春晚的大杀器。

2020年9月,平早早与央视达成协议,成为2021年春晚独家红包互动合作伙伴。

试着爬上一段楼梯。

|02什么公司会“去春晚”

对于春晚的营销,有两个前提是必须要满足的。

一是技术实力。

为知识付费的罗振宇,曾经想去春晚,但广告部的领导却以极大的热情回答:“互联网公司去央视春晚有个小门槛,你的日活过亿。否则,广告一出来,你的服务器就会崩溃。如果你崩溃了,我们无法向全国观众解释。”

BAT公司春晚合作期间,技术部门有各种激烈的战斗故事。

春晚红包活动,快手提前一个季度做好准备,临时搭建几十个机房,补充云计算、存储等基础设施。

百度技术部正在准备春晚红包

第二,一定要有很大的突破。

从微信的5亿红包到快手的10亿红包,从微信的冠名费5300万到快手的合作费30亿元,除去前面提到的技术投入,成本也是巨大的。

一个巨大的价格必须对应一个巨大的计划。

AT围绕“在线支付和互联网金融”这个巨大的金矿而战;

百度期待着复活。在人工智能之风到来之前,他将继续他在移动业务和国家声誉的生活;

快手狼一样的本性也在竞争对手的压力下奋力反击。

|03拼多多,错过春晚

2021年1月16日,据Latepost报道,2021年春晚独家红包互动合作伙伴变更,抖音将取代多多

后者已退出春节

股价翻了十倍,获得全国冠军;

生意顺利,不再亏钱,而且第一次盈利;

竞争形势也很好,月生活和GMV正在追赶距离阿里仅一步之遥的京东,

然后“为多多守边疆的女员工突然去世”,很清脆。

现在,在各种愚蠢的反应下,在一系列巨大的矛盾爆发后,多多已经坐稳了中国“头号资本家”的位置,坚定地站在了工人阶级的对立面。

在与春晚的合作中,多多是一个伟大的企业,他的目标明确而重大。

作为电商三国杀的重要组成部分,阿里有支付宝和蚂蚁集团,京东也有借条、京东支付、京东金融等相应的支付系统。然而,为多多而战的后起之秀需要补上这一课。

2020年初,上海易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为PayPal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50.01%,而上海易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多多联合创始人陈磊,

这意味着拼写了多多曲线并获得了支付许可。

经过一年多的准备,2020年12月,Pin多多终于推出了自己的支付工具“多多Wallet”,弥补了支付闭环的不足

只是在等待引爆的机会。

根据春晚合作的特点,与红包场景自然兼容的支付功能好处最多。

一方面,大家都愿意在春节期间讨个欢心,进行此类营销活动的意愿远比平时强。

另一方面,支付业务推广的最大门槛——,在无事可做的春节期间,也变得不那么招人反感了。

与百度和快手,相比,多多本身拥有非常成熟和丰富的支付场景,对支付用户的留存有很好的效果。

如今,拼写多多的民间名声急转直下,央视不想弄脏。

合作终止,引爆无望,多多钱包灰头土脸。

以上所有优势只能存在于“如果”。

|04蝴蝶效应

蝴蝶多多倒下了,整个互联网圈也跟着变了。

第一个是抖音

如今,距离春节晚会还有不到四周的时间,时间和人力的短缺对抖音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据报道,节跳动已新增57个“春节特聘”招聘岗位,其中R&D岗位56个,产品经理岗位1个。

另一方面,根据QuestMobile数据,2020年6月,抖音月活跃用户达5.133亿,活跃率57.5%,近10亿人将拥有抖音账号。

就这一数量而言,用户数据没有太大增长空间。

尽管如此,春晚过后,抖音仍有很大的机会

按照惯性思维,还是应该优先付款。

对于抖音本身来说,除了广告推广,还需要找到更多的利润增长点。

直播电商就是一个很好的模式。

在这条赛道上,说到购物场景,抖音打不过淘宝,说到粉丝粘性,抖音打不过快手

只有流量入口和内容覆盖广度才是他们手中的王牌。

在本次春晚的合作下,如果抖音能够大力推广内容奖励、直播购物、视频导购等多元化支付场景。才有可能走出支付和电商赛道上的新局面。

另一方面,快手,作为短视频的另一极,也需要警惕抖音带来的冲击

去年春晚之后,快手明显进入快车道,一切都指向一个目标:上市。

2020年11月5日,快手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同日,有消息透露,节跳动正在寻找机会,推动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在香港上市

70天后,2021年1月15日晚,港交所网站信息显示,快手已通过上市聆讯,正式进入上市倒计时。

其目标估值也被传言从500亿美元到650亿美元和910亿美元(相当于5903亿人民币)。

对于快手,来说,如果不能在春晚前成功上市,那么春晚后抖音的成交量和走势,短期内很可能会给其IpO带来一定的不确定性。

多多被“劝退”后,抖音接任,快手参选,阿里松了一口气,腾讯继续享受《养子》中的巨额片酬场面。

2020年全年,对于多多,来说,来自资本市场的巨大认可,《反垄断法》的上帝援助,支付工具的去中心化趋势,都把它放在了最好的时间和地点。

按照正常的剧本趋势,随着春晚的放大器,多多将顺利打通其支付环节,同时扶贫的定位也将被全面刷清。

经过一整年的发展,左边“极端兔”,右边“钱包”,中间“砍了一刀”。有了政治正确的人员配置,人们对资本(阿里)的厌恶就真的有利可图了。

说真的,如果你真的想锤出资本的狗头,那就轮不到你拼多多了

谁曾想过,缺人和,就是这样天塌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