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蚂蚁流量工具人
浏览:25 时间:2024-2-4

阿里喜欢搞活动,阿里的高德也不例外。只是这次不再是电商市场,而是出租车市场。

3月3日上午,高德出租车有限公司联合约车平台60余家网络,共同成立“免佣金联盟”,在早高峰时段不向司机收取佣金。这已经不是高德第一次免费佣金活动了在高德地图官方微信官方账号上搜索“免费佣金”,可以看到高德官方免费佣金活动一共推出了三次。

三次公开发布的时间为:2020年9月29日,推出9月30日至10月1日为期两天的免佣金活动;2020年12月28日,12月31日至2021年1月1日两天佣金免费;2021年3月3日,加入约车平台60余家网络成立免佣金联盟,发起“早高峰无抽佣”活动。

所谓免佣金联盟,就是司机通过参与网络约车平台,接受订单,平台免除司机佣金,所有收入归司机所有。与之前的自由佣金活动相比,这一次,自由佣金联盟的推出并没有公布活动的日期。只要你加入自由佣金联盟,你就可以在早高峰避开抽佣。

看似不错的活动背后,高德,作为第三方聚合平台,进一步巩固了其在阿里,成为互联网“水电煤”的地位,为阿里输入源源不断的对外流量

只是高德, 域性,联合区一个不担心盈利的小网络约车平台,发起的免佣金联盟,就像家里有金山的富二代,领导着一群穷创业。

不担心利润的高德

在早期关于高德入境网车市的报道中,高德相关负责人多次提到,在阿里给予高德,的“交通出行领域技术基础设施”的地位下,马云、逍遥子对高德和自己都没有赚钱的要求,出租车也不会成为高德的盈利点“阿里有办法赚钱,不会依赖出租车。”

高德不仅不担心打车的利润,而且在高德,最基本的地图导航能力上,自2013年8月推出免费服务以来,地图服务在过去的8年里几乎没有给高德带来任何收入。

虽然没有盈利,但阿里,支持的高德,富二代在业务扩张方面并没有闲着。

2020年3月,支付宝宣布升级为数字开放平台,加入本地生活战。作为阿里部门的基础设施,同年双11前夕,高德地图在“高德Guide”上上线,直接指向大众点评美团部门的生活清单2021年3月,在高德版“大众点评”发布半年后,高德地图联合阿里饿了么推出了送药服务

通过在高德,地图上搜索“买药”,用户可以找到附近的药店,并取出药品回家。背后是对高德地图交通的渴望,因为饿了么300个城市的近10万家在线药店连接到高德,每天24小时送货上门。

如果梳理一下高德地图的发展历史,自2014年被阿里收购以来,不愁盈利的高德地图,自2016年以来在地图主业线上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了百度地图。之后,高德,地图作为导航平台,逐渐成为阿里商业帝国交通的“水、电、煤”,并逐渐从地图上延伸出来,为阿里当地生活各个领域的商家提供使用场景和交通门户

只是作为一个聚合平台,不愁盈利的富二代高德地图,推出了一个看似亲切的免佣金联盟,但对约车平台,这个依靠抽佣生存的域性,中小网点来说,显然弊大于利。

担心利润的约车平台,

首先,在免佣金联盟参与的在线约车平台,翻看以往官方宣传的海报图片,发现加入联盟的名单大部分都是本地小平台。据媒体报道,有相关人士表示,加盟的逻辑很简单,就是做这类聚合平台的容量提供商。

不过,关于佣金豁免,相关人士表示,约车平台收到高德,地图订单时需要兑换通行费,约为订单金额的5%-10%,加上抽佣, 约车平台,的约10%,抽佣的约20%。如果加入免佣金联盟,就相当于约车平台免费为高德打工的小网络。

据相关媒体报道,这些小平台只是对域性,零散运力的补充,平台和司机基本都是早晚高峰赚的钱,而非高峰期间订单很少。作为富二代,高德可能不缺5%-10%的流量过路费,也可以通过免佣金带来的出行流量进入阿里的生态,赚钱的门路很多。

当然,不仅仅是小平台担心利润,就连大平台也不赚钱。

根据滴滴, 2018年公共财政数据,滴滴亏损109亿元,其中司机补贴共投入113亿元(22%中约20%返还司机)。然而,即使滴滴通过巨额亏损进行补贴,大多数司机的收入仍然下降而不是上升,只有“合理的价格上涨”才需要实现利润。

直到2020年5月,在接受采访时,滴滴,创始人柳青,透露,公司在20年间实现了微薄的利润,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滴滴在2020年进入社区团购,拓展边界寻找新的可持续增长和利润来源的原因。

在2018年上市前夕,曾经以自己的姿态进入网上车市的美团,也转型了自己的聚合平台。根据美团当年的上市招股书,2018年美团网约车司机成本飙升至44.6亿元。在蓝鲸TMT的报道中,一位接近美团的投资者表示,“为了勉强维持南京和上海\".的市场份额,每月不得不亏损5000万美元。”

不仅国内网络约车平台赔钱,国外月亮也不圆。共享旅行最早的发起者优步在2019年第一季度将亏损从8.9亿美元扩大到10亿美元,尽管其收入同比增长了20%。

阿里交通工具人

虽然传统的网络约车平台很难盈利,但网络汽车市场并不缺乏进入者。作为聚合网络的出租车平台,高德高举免佣金联盟,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作为工具人与阿里生态合作的表现。

在出租车业务中,一个在经济逻辑上无法抹平和调和的矛盾是,消费者总是希望获得足够低的价格,司机渴望接到更多订单,平台喜欢平衡营收,提早盈利。当三方想要形成妥协来维持制度的运行时,一些人的利益就会受到损害。

目前,作为聚合平台,发起自由佣金联盟的高德,地图,并不属于任何一方。虽然受损的部分是流量过路费,但却迎来了自身作为流量入口工具的用户粘性。无论如何,他们是最终的既得利益者。

另一批B2C网约车玩家,如神州,曹操、首汽等,也对网约车市场不感兴趣。做网联汽车的动机是拉高低迷的汽车销量,然后讲一个全链路未来布局的故事。

然而,与高德, B2C网络汽车免佣金不同,玩家总是以特殊的服务质量和舒适的体验取胜,而不是以价格为核心优势。相比之下,高德目前在营销自由佣金联盟中突出噱头“0佣金”,但实际操作规则却模棱两可。

例如,一名司机透露,订单结束时扣除了佣金。打电话给客服后才知道,根据发货时间是免佣金的。简单来说,如果免佣金期是早高峰的8-9点,你8: 30接一个账单,9: 10完成,佣金就从账单中扣除。这里有一个很有争议的逻辑。免费佣金截止时间到了,司机会让乘客下车吗?

作为一个产业联盟,在2020年上线前已经测试了2-3次。然而,当它正式扩展到外部世界时,并没有公开透明的联盟规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个联盟没有太大的约束力。如果可以通过自身控制的结算支付系统实现佣金豁免,那么对于相应的责任以及驾驶过程中的各种问题的责任划分,并没有明确的联盟规则。说到问责,谁来承担责任?

这种营销噱头活动早在2019年就在高德做了。只不过比起如今那些笼络司机能力的人,2019年推出的“敢坐敢输”营销活动更能笼络用户的心。简单来说,如果一个用户的正常投诉在48小时内没有得到处理,就不需要对他进行判断,直接付款。听起来是个不错的活动。当时,滴滴,曹操、神州、享道等主流网络没有参与。

据当时媒体报道,相关网络车辆内部人士表示:这些大型主流平台都有赔付功能。如果乘客申请提前赔偿,高德将在结算时扣除这笔钱。同样,平台在和司机结算时也会扣除。最终,司机将承担这种简单处理的结果。事实上,高德一分钱也没有承担。

简单来说,高德主要从事流量引入服务,实际承担和处理网络约车平台

对高德,来说,唯一需要考虑的是营销手段是否足够。只有营销下有流量,才能有用户粘性。但对于隐藏在聚合平台背后,最终真正起作用的网络约车平台,来说,很明显,在出租车市场,只有少部分靠人赢来的流量噱头才能竞争,真正以服务为导向,以高品质体验、合理调度、安全保障的网络汽车市场,才能通过实际工作迎来。